盖特纳:华尔街的福娃+中美贸易额

2020/2/24 15:09:41 栏目 : XM外汇返佣 围观 : 553次

  这个“神童”将改写历史吗?

  盖特纳棕色卷发下这张年轻的娃娃脸,看起来只有30来岁,以致布什总统在不久前的一次白宫会议上看到他时,不禁扭头问助手:“是谁把这个实习生带了进来?”

  现在,布什大概不会再说什么了,因为“实习生”很快就要执掌这个超级大国的财政大权。

  11月24日,候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将正式提名现年47岁的纽约联储主席盖特纳(Timothy F. Geithner )为联邦政府财政部长。这将是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财政部长、也是少数没有博士学位的财政部长之一。

  消息传出的21日下午3点,原本已经下跌1.3%的道琼斯工业指数狂欢式地以暴涨6.54%收盘。人们相信,那位年轻的、有海外经历的新总统将会和这位同样年轻的、有海外经历的新财长一道,带领国家走出由金融资本主义制造的灾难。

  盖特纳早在5年前开始警告金融系统存在不稳定因素。自2003年就任纽约联储主席以来,他将大部分时间用在研究和预警金融系统的脆弱性上。

  “我们面对的挑战,是如何平衡效率和弹性、平衡创新和稳定。”7月份的一天,盖特纳伏案于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的证人席,低着头,眼睛上翻对着议员们说。他习惯于用纽约人的快语速说话,偶尔,他会以一个粗话词汇强调自己的观点。

  童年在亚洲

  “美国的(救市)措施没有世界主要金融中心的配合不可能成功。”7月份,当谁也不会想到雷曼兄弟即将倒闭时,盖特纳就向众议员们建言说。他同时列举了多个国际金融机构,包括金融服务论坛,这个在当时鲜为人知的国际合作框架机构。

  他的预言应验了,4个月后,首届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在华盛顿召开,金融服务论坛主席也出席了会议。

  盖特纳丰富的国际经验与他早年的成长史密不可分。

  和同在1961年出生的奥巴马一样,盖特纳也有过在亚洲生活的经历。 “盖特纳的父亲担任福特基金会驻中国首席代表时,曾经在北京的国贸大厦工作过一年多。”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公共事务学院前副院长罗宾·路易斯告诉本报记者,由于父亲是福特汽车的驻外代表,盖特纳得以在印度、泰国和中国度过他的童年和少年。

  他在曼谷的泰国国际学校读完高中后,带着对亚洲的感情回到美国,选择到东部名校达特茅斯大学攻读本科,专业是政府和亚洲研究。在这期间盖特纳学习了中文和日文。他还曾经是北京大学的留学生。

  随后盖特纳来到华盛顿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深造。这里是为美国国务院培养外交人才的摇篮。毕业3年后,盖特纳进入财政部做一名普通员工,负责国际事务。此后在财政部一干就是14年。

  最早注意到这个年轻人的,是如今成为奥巴马政府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的萨默斯,他当年出任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长时,使盖特纳得到越级提拔。

  “盖特纳十分聪明,又善于说服别人,这与萨默斯的咄咄逼人形成鲜明对比。”11月23日,他在财政部的一位同事对本报记者说,从那以后他提升得很快,到2002年,盖特纳已经是负责国际事务的财政部助理部长。

  今天看来,盖特纳在财政部的14年里最重要的资历是经历了几次国际金融危机,包括1995年墨西哥的比索危机、1997年席卷印尼、韩国和泰国的亚洲金融风暴,以及2002年巴西的金融危机。他参与了这几场危机的救援计划制订,包括在1997年底力排众议说服白宫必须救援韩国。这些都为他日后处理美国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提供了经验。

  2002年起,随着民主党告别白宫,盖特纳离开财政部,被安排到IMF的政策评估部门。他在那里待了不长的时间,便于2003年出任美联储纽约主席。

  闯进白宫的“实习生”

  盖特纳履新纽约联储后不久,就开始严辞批评金融系统风险过大,并呼吁改革美国金融体系。“金融创新已经超过了金融体系承载的极限。刹车变成了加速器。”他忧心忡忡地说。

  他的警告没能阻止危机的爆发。随着华尔街乱世的来临,盖特纳的脱颖而出,成为白宫救市“铁三角”中的一员。

  “铁三角”由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盖特纳和他的达特茅斯大学校友、现任财长保尔森组成。在9月份华尔街最紧张的四周里做出多项重大决策,包括放弃雷曼兄弟,担保AIG,这些决策既没有通过国会,也没有通过总统。

  盖特纳是“铁三角”中唯一的陌生脸孔。直到9月份时,在金融界以外还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但他在为AIG筹资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设计了给AIG的850亿美元贷款,并在后来将该款项追加至1520亿美元。

  此前,今年3月时,他主刀操办了贝尔斯登的破产。在次贷危机看起来还远没有今天这样严重时,他坚定地为这笔交易提供紧急融资,并安排了300亿美元的信贷支持,中美贸易额保证了贝尔斯登被成功消化吸收。

  纽约特殊的金融地位是盖特纳跻身“铁三角”的重要原因。美联储为应付金融危机而开发的5项临时工具中,有些是专供纽约联储使用,比如允许纽约联储的主要会员用其他债券换国债。因此从去年次按危机发生的第一天中美贸易额起,盖特纳就与伯南克、保尔森站在一条战壕里。

  由于在“铁三角”中的地位,盖特纳标志着一种政策的连续性,表明新政府对金融危机的政策将不会发生重大的摇摆。盖特纳将继续使用7000亿救助资金中的剩余部分,并推进第二套经济刺激法案出台。

  “选择盖特纳的好处是他有处理问题的经验,参与了这次处理过程,上任后不用从头开始熟悉 。但是不利方面是他不一定能给市场带来新的办法。”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教授魏尚进说。

  危机中的长短臂

  盖特纳的性情看上去与奥巴马有些相似:年轻,青睐改革,善于团队协作。他怀疑意识形态、质疑被普遍承认的智慧,喜欢观点上的竞争,对这个世界的诸多不确定性充满了敏感。

  成功的财政部长不仅需要得到总统支持,还必须得到国会信任。盖特纳的任命首先要获得国会通过。此后,还要考验他向国会“推销”政策的能力。比如,向国会解释出台第二套经济刺激法案的必要性。

  在纽约联储工作期间,盖特纳因为定期述职的关系而与国会有所接触。“应该说他熟悉国会运作。”魏尚进说,当然更重要的或许是,下届国会将由民主党控制,这减少了盖特纳说服国会的阻力。

  不过,财政部的工作也与美联储毕竟不同。盖特纳不是经济学家出身,对税收和财政的立场不甚清晰。外界只能从他的早期发言中些许体会到他支持用税收政策缩小贫富差距和减少财政赤字的想法。未来,当奥巴马政府遇到医疗改革、财政政策、税收等方面的问题时,他将没有专业知识背景来应对。

  他将要加入的新总统的财经团队,是一支由包括他的老上司萨默斯在内的多名重量级经济学家组成的队伍。如何与这支队伍磨合是他面临的一大挑战。

  但盖特纳的长处是学习很快,当初刚到纽约联储的一年内,他就可以与专业的经济学家辩论货币政策的复杂性。

  因此,市场仍然相信盖特纳的当选将给华尔街带来好运。面对更多的呼救声,他将决定是否需要向7000亿美元的救助计划中追加投资——比如像有人建议的那样加到1.2万亿美元,将决定满足什么样的要求公司才能得到救助,是不是要拯救、怎样拯救失血过多的汽车业,怎样处理“两房”的烂摊子,怎样与各国的财经部门携手合作,以及怎样处理未来经济恢复中出现的其他问题。

热门标签